切沃和卡利亚里
回到頂部

【心有所屬 愛上內蒙古】 前世的鄉愁

2019-06-10 09:46  來源: 首頁->要聞
瀏覽量

愛上內蒙古需要理由嗎?

需要!

是什么讓你心有所屬?

是什么讓你日思夜想?

是什么讓你刻苦銘心?

是什么讓你回味無窮?

心有所屬,愛上內蒙古

告訴我你的故事,

讓它成為

愛上內蒙古的第N個理由。

今天

內蒙古廣播電視臺的主持人方華

和我們分享她的感受

【心有所屬 愛上內蒙古】

前世的鄉愁

作者:方華

我也曾登上高聳入云的望火樓,遠眺莽莽林海風光;也曾佇立驚濤拍岸的河邊,極目滔滔黃河氣象;也曾漫步彩霞滿天的小徑,感嘆遼闊草原的壯美......然而在內蒙古眾多雄奇瑰麗的自然奇觀中,最令我魂牽夢繞的還是那一片遼遠魅惑的沙海......

說起對沙漠的感情,無論如何繞不過青澀迷茫的少女時代,滿腦子爆炸的念頭和束手束腳的現實激烈碰撞,想逃離、想掙脫、想與不堪的日子分手決裂,我把自己埋在山一樣的閑書里尋找出路。于是,臺灣作家三毛的作品極為舒適地安撫了那一顆躁動而脆弱的心靈。每個人都有夢,可是勇敢追夢的人并不多,撒哈拉——那片寂寥的沙漠就是三毛心中一個不能割舍的夢。那些關于遠方、關于夢想的種子,從此在那顆敏感的心里生根發芽。

剛參加工作那幾年,收入真的不多,即便如此,我還是從每月幾百塊錢工資里硬是攢夠了去額濟納旗的費用。就這樣,工作之后的第一次自助旅行,給了沙漠。我急切的想用一片沙海去填滿內心的空洞,去彌補撒哈拉的遙不可及......

經費有限,從呼市出發選擇了夜間行駛的臥鋪大巴,一夜無話,天快亮的時候,被一陣崩豆子似的雨點聲驚醒,恍惚中聽見司機說:快到巴彥浩特了。可是,這不是沙漠戈壁嗎?怎么迎接我的,竟然是雨呢?難道真的像三毛說的:“每想你一次,天上飄落一粒沙,從此形成了撒哈拉;每想你一次,天上就掉下一滴水,于是形成了太平洋”,真的是這樣嗎?狂風暴雨中,我們落腳在了一間小旅店,店主熱情地講解了額濟納旗的班車發車情況,我們在心里默默祈禱著天公作美。

那時候,車票是沒有預售的,車廂是沒有空調的,車頂是沒有行李架的,這趟班車是一天只發一次的,而我們是頭一次深入大漠的,旅程,就是這樣開始的。發車時,天還蒙蒙亮,我擠在一排長椅上竟然又睡了一覺,不知過了多久,我被一陣雞叫聲吵醒,睜開眼睛的一剎那,我看到了今生最重要的幾個定格畫面:陽光傾瀉在戈壁灘上,光暈伴著水汽在地平線盡頭蒸騰跳躍,細碎的礫石鋪滿了整個視野,路邊時不時的露出一截殘缺的動物頭骨,空氣中彌漫著醇厚的土味兒......我貪婪地盯著眼前的這一切,大口地呼吸著那自由奔放、熱情似火的空氣。那一刻,時間仿佛停止了,而心里卻漸漸覺得充盈了起來。

眼睛盯到刺痛,才不舍地扭頭回來,試著站直身子活動一下坐了大半天的筋骨,旁邊一位包著頭巾的大媽輕輕地碰了我一下,指了指我身后,我詫異地扭頭一看,原來牛仔褲屁兜里揣著的幾張十元錢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搓出來大半,如果不是大媽提醒,這錢就丟定了。我羞澀的謝了大媽,又充滿感激的為她和她的母雞騰出了更大的空間。

當窗外的景色從戈壁變為了沙漠,當炙烤的空氣漸漸降溫,夜幕降臨時,我們抵達了達來呼布鎮。接下來的幾天,無論是找賓館還是聯系去“黑城”的包車,無論是小飯館的老板還是街頭下棋的大爺,我們見到的每個人,神情都是平靜而松弛的,狀態都是平和而滿足的,仿佛外界的一切紛擾都與這個大漠深處的小鎮毫無關系。

高二時候,偶然翻出了爺爺書架上的一本書,那里關于沙漠的記載坐標定位在了額濟納旗,一個叫做“黑城”的地方讓我熱血澎湃,恰好當時的內蒙古博物館舉行征文比賽,我以“黑城”故事作為藍本、加上自己天馬行空的遐想,投稿之后獲得了全區二等獎的鼓勵,直到今天,那個作為獎品的小蘑菇臺燈依然在老媽的床頭柜上亮著。

在一個大風裹挾著沙塵的下午,我終于站在了“黑城”的面前。負責守門的大爺醉眼惺忪地打量著這張年輕的面孔,遲疑了很久才允許我們進去。那時的“黑城”還沒有旅游開發,僅僅是面包車開不進去的沙漠深處廢棄的歷史遺跡,很少有人專程去游覽。那時的覆缽式塔還沒有修復,殘缺的塔身佇立在城池的一角,絕大部分的城墻已被流沙淹沒,順著流沙,你可以艱難地爬到城墻上俯瞰。下到城郭中央,隱約還可以看出當年房屋的地基,地上散落著不少粗陶碎片。四周安靜極了,只有呼嘯的大風卷起沙子一波一波地奔向遠方,閉上眼睛,仿佛那些金戈鐵馬的歲月又慢慢卷土重來了......不知在城墻上坐了多久,當天幕掛起了星斗,城墻變為剪影,身體順著流沙緩緩滑下,這一顆漂泊的心終于漸漸落定。

之后也去過甘肅的鳴沙山、沙坡頭等地,沙漠是一樣的浩瀚,然而總也找不回在額濟納的震撼和顫栗,我也試圖問自己,是對沙漠的熱情歸于平靜了?還是出現了視覺疲勞?直到最近,再次拾起當年摯愛的專輯,順著齊豫的聲音聽到了這首歌:

【齊豫 - 沙漠】

三毛口白:

后來...

我有一度變成了一個不相信愛情的女人

于是我走了

走到沙漠里頭去

也不是去找愛情

我想大概是去尋找一種前世的鄉愁吧

前世的鄉愁 鋪展在眼前 

啊―― 一疋黃沙萬丈的布 

當我當我 被這天地玄黃牢牢捆住 

漂流的心 在這里慢慢 慢慢一同落塵呼嘯長空的風 卷去了不回的路 

大地就這么交出了它的秘密 

那時 沙漠便不再只是沙漠 

沙漠化為一口水井 

井里面 一雙水的眼睛 

啦―― 一雙水的眼睛 

蕩出一抹微笑 

我猛然醒悟,這么多年讓我魂牽夢繞的那片沙海,它不過是一個載體,只要內心不荒蕪,眼前的沙漠便不再只是沙漠。

近二十年的時間匆匆滑過,此刻內心的平和、情感的歸屬、對夢想、對遠方的呼喚都比那些年來的更為堅定,因為我知道,是歷史、是源流、是割不斷的自然本體、是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們,帶給我踏實感受,讓我汲取無盡力量。這片生我養我的熱土就像沙海一樣,用她溫熱的雙臂擁抱著我對自由的渴望,包容著不羈而率性的心靈,給我空間,教我成長,并且在這個恰好的時刻告訴我:沙漠,也許是別人眼里的滿目荒涼,卻是我眼中的繁花似錦。

@騰格里新聞

監制/張瑞

責任編輯/蘇蘇 南丁

編輯/南丁

約稿/麗娜

本站來源:@騰格里新聞

切沃和卡利亚里 下载河北11选五助手 pk10计划软件破解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记录 时时彩无损刷流水 上下娱乐棋牌 五星三胆方法中一个都可以 棋牌官方下载 港澳3肖6码 龙虎斗押注十大技巧口诀 全球鹰娱乐 牛牛游戏哪个好玩 68彩票骗局 百人牛牛闲家稳赚攻略 至尊国际网站 鱼丸游戏飞禽走兽